站内搜索: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绵阳xx医院未按规定报告传染病疫情等案

发布时间:2014-06-25


【案情介绍】

2013年12月19日,绵阳市卫生局卫生监督员在对绵阳xx医院进行日常监督检查中,发现该医院医师王xx涉嫌超出《医师执业证书》上登记注册的妇产科专业从事皮肤病与性病专业的诊疗活动。该案件经过受理立案后,卫生监督员于2013年12月25日再次进行了现场调查取证,发现该院还存在医师孙xx超出《医师执业证书》上登记注册的外科专业从事皮肤病与性病专业的诊疗活动以及发现梅毒传染病病人未按规定报告传染病疫情的违法行为。

卫生监督员现场制作《现场笔录》2份,对该院负责人(院长)吴xx、医师王xx和医师孙xx分别进行了调查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3份,调取了绵阳xx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副本复印件各1份、《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1份、法定代表人徐xx身份证复印件1份、委托书原件1份、被委托人吴xx身份证复印件1份、王xx身份证复印件1份、孙xx身份证复印件1份、王xx《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复印件各1份、孙xx《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复印件各1份、王xx开具的处方签复印件3份、王xx开具的输液单复印件3份、王xx开具的注射单复印件3份、王xx诊疗时使用的《门诊登记本》1--6页复印件1份(共6页)、孙xx开具的处方签复印件3份、孙xx开具的输液单复印件2份、孙xx诊疗时使用的《门诊登记本》1--3页复印件1份(共3页)、该院《传染病报告登记本》复印件1份、该院《传染病报告卡》复印件1份、该院网络直报传染病疫情报告清单1份、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查询的该院传染病疫情报告清单复印件1份,通过上述证据可以认定绵阳xx医院存在两个违法行为:一、发现梅毒传染病病人未按规定报告传染病疫情;二、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两名(孙xx和王xx)从事本专业以外的皮肤病与性病专业诊疗活动。

当事人绵阳xx医院发现梅毒传染病病人未按规定报告传染病疫情的违法行为违反了《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以及《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七条,依据《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以及《传染病防治法》第六十九条第(二)项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当事人绵阳xx医院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两名(孙xx和王xx)从事本专业以外的皮肤病与性病专业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八条以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一条第二款给予人民币3000元的罚款,当根据分别裁量,合并处罚的原则,行政机关给予了绵阳xx医院警告、罚款人民币叁仟元(3000.00元)整的行政处罚。

【案例评析】

本案是一起查处医疗机构系列违法违规行为的成功案件,笔者从调查取证以及法律法规的适用两个方面进行讨论和分析:

一、调查取证方面

本案调查取证工作仔细深入,方法得当,效果较好,值得在今后的执法过程中借鉴。

执法人员在发现该医院医师王xx涉嫌超出《医师执业证书》上登记注册的妇产科专业从事皮肤病与性病专业的诊疗活动后,一并对该医院皮肤科的所有医务人员的资质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发现孙xx也存在同样的违法行为,执法人员对可能发现违法行为的相关原始证据进行了调取,从门诊登记本入手,有针对性的选择能够证明王xx、孙xx开展皮肤病与性病诊疗活动的患者资料,并分别在药房和输液室根据患者资料查找到对应的处方签和输液单,加上对该院的委托人吴xx以及王xx和孙xx的询问、逐一核查他们的《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形成了非常完整的证据链,从而使案发单位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行医的违法事实得以证实。

执法人员在查处该医院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行医的过程中,并没有只针对这一个违法行为单刀直入、急功近利、简单处理,而是认真查阅了调取的王xx、孙xx的门诊登记本,发现登记本上记录有诊断为“梅毒”的病人,按照传染病防治法梅毒为乙类传染病,应该按规定进行传染病疫情报告,于是执法人员对该医院的《传染病报告登记本》、《传染病报告卡》以及该院网络直报的疫情情况进行了重点检查,随后还到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传染病疫情报告的科室查询了该院网络疫情报告情况,最后对委托人吴xx以及王xx和孙xx进行询问,把一切可能证明违法行为的资料都收集到,使各种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相互联系的锁链,满足认定事实的法定条件,保证卫生行政部门最终认定的事实,在证据上不会出现可能被推翻的瑕疵。

二、法律法规适用方面:

本案存在争议的地方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本案中当事人绵阳xx医院是否享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二)本案中当事人绵阳xx医院是否存在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

(三)是否应该对本案中的王xx和孙xx个人进行行政处罚?

(一)本案中当事人绵阳xx医院是否有要求听证的权利?

第一种观点认为:当事人绵阳xx医院核准登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副本上经营性质为非营利性(政府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较大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四川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所称较大数额的罚款,是指对非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处以1000元以上,对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处以20000元以上罚款。因此,对当事人绵阳xx医院给予警告、人民币3000元整的行政处罚,适用听证程序的罚款标准,当事人享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第二种观点认为:当事人绵阳xx医院核准登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副本上经营性质为非营利性(政府办),非营利性并不等于非经营,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副本上核准登记的服务对象为社会,根据该医院面向社会诊治病人,收取诊治费用,应该认定其属于经营性活动,《四川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所称较大数额的罚款,是指对非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处以1000元以上,对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处以20000元以上罚款。因此,对当事人绵阳xx医院给予警告、人民币3000元整的行政处罚,不适用听证程序,没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笔者认为,如果按照第二种观点认识,所有的医疗机构都在面向社会诊治病人,收取诊治费用,难道所有的医疗机构都是经营性单位,其诊疗行为都是经营性活动?实际上,政府举办的医疗机构虽然面向社会诊治病人,收取诊治费用,但是这些医疗机构不以营利为目的,为社会公众利益提供服务,其收入用于弥补医疗服务成本,收支结余用于自身发展,将这类医疗机构认定为经营性单位,其行为认定为经营性活动显然不妥,这样完全有可能剥夺其合法享有的要求听证的权利,从而因程序违法导致整个行政处罚被复议机关或人民法院撤销。是否营利性就等同于经营性,非营利性就等同于非经营性,显然也不一定,但是即使把所有非营利性都认同为非经营性,造成的后果最多就是让一些没有听证权利的医疗机构享有听证的权利,从而扩大了听证范围。从行政处罚法规定的程序及相关规定来看,在实施行政处罚过程中法定的程序必须遵守,当事人的权利必须得到保护。符合法定听证条件而没有告知当事人有听证权利的,肯定是程序违法;不符合听证条件而告知当事人有权听证并举行了听证会的,程序并不违法,因此,在实际工作中,处理符合听证条件的“较大数额罚款”标准时,笔者认为可以将营利性医疗机构视同为经营性机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视同为非经营性机构。本案当事人绵阳xx医院属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给予警告、人民币3000元整的行政处罚,适用听证程序的罚款标准,依法享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二)本案中当事人绵阳xx医院是否存在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

第一种观点认为:该医院取得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本上核准登记有“皮肤科”,其副本上并没有核准登记到二级科目,根据卫生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规定,皮肤科为一级科目,包括了性传播疾病专业,而医院开展的梅毒病人的诊疗活动属于皮肤科下属的性传播疾病专业,所以医院没有存在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不应当按照超范围给予行政处罚。

第二种观点认为:虽然该院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副本上核准登记有“皮肤科”,但是根据2012年修订,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的规定,开展性传播疾病专业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应当符合卫生行政部门的设置规划,取得与性传播疾病诊疗相关的诊疗科目,而该院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副本上没有明确核准登记“性传播疾病专业”,也没有取得卫生行政部门设置规划的证明材料,所以该院开展了梅毒病人的诊疗活动属于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应当按照《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四十八条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给予行政处罚。

笔者认为,根据卫生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规定,皮肤科属于一级科目,下设三个二级科目:皮肤病专业、性传播疾病专业及其他。卫生部《诊疗科目名录使用说明》第六条规定:“一般只需填写一级科目”,“在某一级科目下只开展个别二级科目诊疗活动的,应直接填写所设二级科目”。由于性传播疾病诊疗涉及传染病防治和社会公众健康安全,而一般综合医院和个体诊所难以有效保证传染病病原体污染场所、物品以及医疗废物的消毒和无害化处理,也难以真正有效的防止性传播疾病在诊疗过程中的交叉感染与传播。因此,卫生行政部门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审批许可时,不能简单地一概填写一级科目,对一级科目下只能开展个别二级科目诊疗活动的,应直接填写二级科目,或明确禁止开展某二级科目诊疗活动,如皮肤科(性传播疾病专业除外),否则,可能给不具备开展某些二级科目条件的医疗机构违规开展某些科目诊疗活动留下“合法”理由。

 针对本案,由于卫生行政部门原因未能明确包含的二级科目或者明确禁止开展的二级科目,笔者认为不宜认定该院存在超范围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

(三)是否应该对本案中的王xx和孙xx个人进行行政处罚?

第一种观点认为:王xx和孙xx发现传染病(梅毒)疫情未按照规定进行疫情报告,其行为违反了《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可以依据《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五十条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但是按照《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医师在性病诊疗活动中违反本办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按照《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七条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理:……(三)未按照规定报告性病疫情,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要件为“造成严重后果”, 而本案中王xx和孙xx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所以不能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只能以《卫生监督意见书》的形式提出指令性意见,要求立即改正违法行为。

第二种观点认为:王xx和孙xx发现传染病(梅毒)疫情未按照规定进行疫情报告,其行为违反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第十六条,可以依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第四十条分别给予王xx和孙xx警告的行政处罚。

笔者认为,《性病防治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89号)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卫生部令37号)都属于卫生部门制定的规章,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就本案而言,《性病防治管理办法》从规定的内容和范围上看,相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来说,《性病防治管理办法》应为特别规定,按照立法法 “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笔者认为,本案中医师王xx和孙xx发现传染病(梅毒)疫情未按照规定进行疫情报告的违法行为适用于《性病防治管理办法》,但按照《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第五十条规定实施行政处罚的要件为“造成严重后果”, 由于王xx和孙xx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所以不能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而是责令其立即改正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