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罗某非法行医案

发布时间:2014-06-25


【案情简介】

 2014年03月25日8时40分,安县河清镇农民谢某某到绵阳市卫生执法监督支队投诉他与爱人前几天到绵阳市中心医院看病,在绵阳市火车站对面的汽车站被陌生人骗到安昌路怡海明珠17楼6号治病,吃药后没有效果,感觉自己受骗了”。

2014年03月25日10时05分,绵阳市卫生执法监督支队组织监督人员在辖区派出所民警的协助下来到安昌路怡海明珠A栋1706室,在当事人罗某的陪同下,对该场所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

1.该室面积约有60平方米,两室一卫一厨。在进门第一间屋内有病人检查床壹张,进门正对面墙上有肆张人体解剖图片,窗台处放有“解放军老干部活动中心治疗室”、“老干部临时诊断室”牌子,墙上挂有“2012年央视最佳医疗机构”荣誉牌,有诊断桌壹张,诊断桌上有门诊日志壹本和处方笺贰本;在门诊日志登记本中记录有投诉者谢国山夫妇于2014年3月14日在该地方就诊的记录;在诊断桌的抽屉内有处方笺、绵阳市多家医院的各种检查报告和听诊器壹具。进门第二间房屋内、阳台及第一间房屋的柜子存放有各种药品,共计35袋(100余钟,价值6万余元),均作证据先行登记保存(并场已拍照)。

2.罗某不能提供该场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3.罗某不能提供本人的《医师资格证书》及《医师执业证书》。

经立案后进一步调查核实,谢某某与他爱人于2014年3月14日在安昌路怡海明珠A栋1706室由罗某治病并花费2520元的事实属实。罗某于2014年2月28日开始在安昌路怡海明珠A栋1706室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罗军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条,“未经批准擅自开办医疗机构行医或者非医师行医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其违法所得及其药品、器械,并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的规定,2014年4月1日, 经卫生监督人员合议并报卫生行政部门审批,对罗某给予:1.取缔,没收非法所得2520元整(大写:贰仟伍佰贰拾元整),没收2014年3月25日证据先行登记保存决定书(绵卫医保决[2014]012号)上所载的药品和器械;2.罚款人民币:17000.00元整(大写:壹万柒仟元整)。2014年4月2日向罗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罗某自愿放弃陈述和申辩的权利,2014年4月11日向罗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罗某于2014年4月11日完全履行了处罚决定,本案于2014年4月29日结案。

【案例分析】

一、特点

1、开展非法行医的诊疗场所简陋隐蔽、无标志,多选择在居民小区、私人宅院,并安装有监控设备;通过聘用“医托”招揽病人,卫生执法人员很难发现,进入现场进行检查。

2、非法行医当事人一般未制作医疗文书,不开具诊疗收费票据,卫生执法人员难以确认其违法事实。

3、非法行医者经营成本低,流动性大,在查处过程中,由于卫生行政执法缺乏强制手段,除当场调查外,当事人往往逃避进一步的调查处理,卫生行政执法机构束手无策,使案件难以依法处理。

二、体会

1、查处非法行医案件须有辖区公安民警的共同参与和受害者现场指证,才有可能有效查处,否则,单靠卫生行政部门的执法人员是难以查处的。

2、查处非法行医场所要组织足够的执法人员,快速、准确固定其违法证据,控制涉嫌的药品和器械等物品,在短时间内离开现场,以避免受到非法行医当事人与不明真相群众的围攻和阻拦。

3、卫生执法人员在处理非法行医案件过程中要给非法行医当事人做大量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宣传相关卫生法律、法规,促使其充分认识违法行为带来的危害 ,非法行医当事人才有可能在处罚决定作出后,在规定时限内完全履行处罚决定。

5、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第(四)项: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而在向公安机关移送非法行医案件时,公安机关要求卫生行政部门提供处罚材料,且必须以行政处罚决定书为准。实际操作过程中,如果非法行医者变换非法行医地点或在处罚过程中逃之夭夭,就会造成案件得不到执行,同时也给我们移送非法行医案件造成了难度。

三、争议点

1、有人认为本案当事人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定 ,认定为“当事人非法行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三十九条之规定进行处罚。另有人认为本案当事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进行处罚,同时本案当事人又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定,还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条进行处罚。                        

2、非法所得的认定。有人认为只要当事人在询问笔录中承认了自己非法开展诊疗活动的收入,就可以确定为当事人的违法所得;另有人认为单凭当事人在询问笔录中承认了自己非法开展诊疗活动的收入,不能确定为当事人的违法所得,必须还要有对应的收费票据作支持,才能确定为当事人的违法所得。本案认为,没收非法所得需有确切证据方可实施。